智联党政
五月份法务专题:李国庆“抢章”行为与公司控制权之争——谈“人章分离”下公司的真实意志表达

2020.05.11

 

一、

一、事件梳理     一、事件梳理

2020年4月26日,当当网在声明中称,李国庆抢走当当网11枚公章、36枚财务章,当当网已于当天登报挂失了公章,公示这些公章、印鉴全部作废。

2020年4月27日、28日,李国庆发微博称,其作为当当网董事长、总经理,持股东会决议和董事会决议,接管公章,财务章。当当网则称,李国庆宣称召开的股东会并没有召开过,俞渝也没有参加过股东会。

2020年4月28日,李国庆通过微博发布《当当网人事调整公告》,并在一些文件上加盖公章,去银行要求办理U盾。

2020年4月30日,在俞渝发给公司员工的全员邮件中表示,李国庆不是当当的管理层。

根据天眼查的查询结果,在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工商登记中,俞渝持股64.2%,且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以上关于事件的梳理,来自于媒体报道、李国庆微博以及当当网的声明。

二、公司治理角度的法律关注

由于公章丢失需要到派出所报案,由派出所出具遗失证明,再到报社刊登挂失声明。但目前并未查询到当当的公章挂失公告,对于当当所称的公章、财务章已经挂失作废一说存疑,故李国庆持有的公章仍为有效公章。基于当当科文工商登记中显示的俞渝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以及李国庆一方股东持有公司公章、财务章的事实,在公司法定代表人与公章持有人分离,且作出的公司意志表达存在矛盾冲突的情况下,如何确定公司的真实意志,值得关注和探讨。

           三、公司意志代表确定的基本原则及其例外

(一)依法原则

公司是法律拟制的主体,公司意志的形成,由公司机关进行决策。根据《公司法》第37条、第46条的规定,股东会是公司决策的权力机构,董事会是公司的授权执行机构,两者是形成公司意思的重要机构,但二者并不直接对外代表公司做出意思表示。根据《民法总则》第61条的规定,法定代表人是依照法律或者法人章程的规定,代表法人从事民事活动的负责人。根据法律规定及民法原理,公司法定代表人是代表公司意志的机关之一,对外代表公司做出意思表示是其法定职权。

(二)尊重公司意思自治的原则

公司自治的主要表现形式是基于公司章程的自治。公司章程是公司自己制定的对公司及其股东、法定代表人、高管等内部成员具有约束力的法律文件。在判断谁能代表公司意志的问题上,尊重公司章程规定是一个重要的原则。如果章程明确规定对外生效的文件必须加盖某印章的,那么该印章对外代表公司意志。如果章程明确规定某文件需经法定代表人签署方可生效的,那么该法定代表人应是唯一对外代表公司意志的机关。

(三)区分公司内外纠纷的原则

公司对内管理、对外经营或参与其他活动,均需要表明公司意愿,公司意志的表达因对内对外而有所不同。在处理公司意志表示的问题时,应区分公司内外纠纷,进而适用不同的认定标准。

1.纯粹公司内部纠纷,应以公司章程、股东会有效决议来认定公司意志表示机关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变更属于公司内部人事关系的变动,现行《公司法》第13条赋予了公司在法定代表人选任上的自主决定权。在公司内部,由谁担任法定代表人,应由公司章程规定,故,在公司内部纠纷中,公司意志表示机关,即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应通过公司章程或有效的变更法定代表人的股东会决议来确定。笔者认为,根据公司内部意思自治的原则,只要形成了有效的变更决议,就在公司内部发生法律效力,由新选任的法定代表人代表公司意志。

2.公司外部纠纷,应根据是否经公司授权来认定是否是公司意思表示

在现代公司治理实践中,公章往往象征着公司的法人人格,是公司作出意思表示的重要外在表现形式,公司与交易相对人订立合同,往往需要加盖公章,但法律并没有直接规定公章本身能够直接代表公司意志。如果以公章作为公司意志的当然代表,可能出现公章持有人利用掌管公章之便,作出违背公司真实意思、不利于公司利益行为的情况。持有公章是一种客观状态,某人持有公章的事实,只能反映该人可能有权代表公司意志这一表象,至于其是否依授权能够代表公司意志,仍需要进行审查。

《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以下简称《九民纪要》)规定,在因盖章行为产生的纠纷中,“人民法院在审理案件时,应当主要审查签约人于盖章之时有无代表权或者代理权,从而根据代表或者代理的相关规则来确定合同的效力。法定代表人或者其授权之人在合同上加盖法人公章的行为,表明其是以法人名义签订合同,除《公司法》第16条等法律对其职权有特别规定的情形外,应当由法人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法人以法定代表人事后已无代表权、加盖的是假章、所盖之章与备案公章不一致等为由否定合同效力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根据《九民纪要》的精神,在对外交易中,公司意志表达的本质不在于加盖公司印章,而在于作出意思表示之人是否经公司授权。

(四)例外以公章作为公司意志表达形式的情形

在我国法律中也能找到与公司印章有关的条文,例如《公司法》第31条(有限责任公司股东的出资证明书由公司盖章)、《民事诉讼法》第59条(委托他人代为诉讼的授权委托书应由委托人签名或盖章)的规定。在法律规定仅要求加盖公司印章时,盖章即可代表公司意志,并且加盖公司印章的行为可以脱离法定代表人的意思而独立发生效力。

四、李国庆“抢章”行为的意义及人事调整公告的效力

目前当当网内部因公章争夺引起的纠纷,实为公司内部控制权的争夺,属于公司内部的矛盾。2020年4月27日,李国庆在其微博中称,其召开公司股东会,并经代表53.865%的表决权的股东认可,担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的职位。暂且不论李国庆所称的股东会召开程序是否合法、决议是否有效等问题,李国庆并未称公司法定代表人已经变更,其主张的股东会决议表决比例,也未达到变更公司章程规定的法定代表人的法定比例。故,按照当当网的公司章程,当当网的意志表示机关仍为登记的法定代表人俞渝。李国庆虽为公章持有人,其并不当然的凭借公章成为公司意志表示机关。

如前文所述,公司对外意志表示的形式为何需要尊重公司的意思自治,“认人”还是“认章”还需看当当网的公司章程和有效的股东会或董事会决议。李国庆“抢章”行为引起社会关注,至少向当当网的交易相对方传达了目前公司对外代表权存在内部争议的信息。根据《公司法》第50条的规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或者负责人越权订立的合同,在相对人善意的情况下,越权代表行为有效。如未来产生与越权代表有关的合同纠纷,李国庆的“抢章”行为可能作为认定合同相对方善意与否的证据。

李国庆发布的“当当网人事调整公告”,虽由李国庆签名并加盖了“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印章,但加盖公章并不是当然的公司意志表示的法定形式,人事调整公告的效力问题属于公司内部纠纷,因此需审查该人事调整是否经公司内部真实有效的决策。人事调整公告涉及公司副总裁、董秘、财务副总裁的聘任,根据《公司法》第49条的规定,该类公司管理人员的聘任应为公司总经理的职权,李国庆主张其经董事会决议担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故,该人事调整公告的效力问题还需回归到李国庆所称的公司董事会决议的效力上。

综上,在公司章程没有特别规定的情况下,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公司的对外意志表示机关之一。而在公司内部有特别约定时,公司意志表示形式的确定需要尊重公司的意思自治,具体而言,需要根据公司章程的规定或者有效的修改公司章程的股东会决议来确定,“认人”还是“认章”不能一概而论。

李国庆通过控制当当网的公章、财务章,并不能当然的成为当当网对外的意志表示机关。当当网的意志表示机关为何,需区分公司内外纠纷,具体而言,在当当网内部,需审查公司章程的具体规定以及相关的股东会决议的效力;在当当网外部交易中,则需审查作出意思表示之人是否经公司有效授权。由于目前当当网登记的法定代表人尚未变更,且无法确定当当网内部的具体情况,李国庆的“抢章”行为至少可以起到提示交易相对方要尽到合理审查、谨慎交易的作用。

 

                                                                 

                                                                                                                         江苏法舟律师事务所   王一静、胡晨奕    

 

 

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法舟律师事务所或其律师出具的法律意见或建议。如需转载或引用本文的任何内容,请注明来源。如您对本文议题有疑问或者有意进一步交流探讨,欢迎与本文作者联系。